九乐棋牌


当前位置:首页 > 棋牌禮包 >

星際巡洋艦星際巡洋艦隨著費魯斯奧林FerusOlin拉

日期:11-28   阅读:100   分类:棋牌禮包

如有你有幫助,請購買玩法攻略,謝謝! 星際巡洋艦隨著費魯斯·奧林(Ferus Olin)拉下右舵而傾斜著,殘骸區被各種投棄的太空垃圾 占據,小行星的移動速度會快到在你來不及叫罵前就撞進引擎。如果費魯斯現在不是滿手冷汗 的話,應該完全能應付這一切的。 科里班()——古代西斯教會之所在,就坐落於這片殘骸區後方。歐比-萬曾說過,那 是罪惡之源,它至今仍在召喚著相似的罪惡與之結合。隨著飛船接觸科里班的內層大氣,費魯 斯開始感受到周圍升騰起的黑暗原力。 正是費魯斯自己選擇了來到這裡,正是他自己在導航電腦上輸入了超空間坐標——然而此刻他 感覺當時的決定似乎違背了他本人的意願,他感覺似乎有牽引波束拉拽著他,將他帶到此地。 我爲什麼要這麼做?到底是爲什麼? 這看似毫無意義,而在心底,他知道。 不久前,歐比-萬()在貝拉薩()翻山越嶺地尋找自己,那時候費魯斯自認爲 就是個普通的複製人戰爭老兵、抵抗軍士兵或者帝國監獄逃犯之流。然後歐比-萬出現了,他們 一起躲避賞金獵人的追蹤。費魯斯直到那時才知道自己已經深陷於銀河內戰之中,更不必提終 於明白全銀河都已落入了西斯之手。

現在他又重新成爲一個絕地了。歐比-萬也蹣跚地回到塔圖因(),沒入班薩() 之中了。 他從不曾是個絕地——不曾真正地成爲一個絕地。在離開絕地武士團前,他是西麗·塔奇(Siri Tachi)的學徒。此刻他仍然能感覺到原力,但和過去一樣敏捷而純粹地與之連結卻顯得艱難。 他正在從外環星域去科洛桑()的路上,有傳言說那裡關押著倖存的絕地,途中突然 有了將科里班作爲燃料補給站的念頭。 他從來就不是個聰明的絕地。 有些東西在召喚著他。也許是想挑戰自我的衝動,他想看看自己能否對抗這些黑暗。相比從歐 比-萬的言語中得到的信息,即使是對科里班的驚鴻一瞥,也能讓他對原力黑暗面有更加深刻的 理解。 他穿過殘骸區,科里班突兀地出現在視野里,深紅色的雲層遮蔽著行星表面,七個月球是白骨 的顏色。他還是個學徒時,曾到訪此地:他還記得胃裡翻滾的感受,那種甜得發膩的粘稠感, 如同腐爛的水果在嘴裡翻騰。 同行的十三歲男孩,特雷弗·弗盧姆( Flume)走到他身後,「好嚇人啊,這些雲……」 「是血的顏色。」 「是痛苦的顏色。」特雷弗說。 費魯斯撇了他一眼。在尚且短暫的人生里,特雷弗已經經歷太多,帝國毀滅了他的整個家庭。

如果說痛苦的確有顏色,那麼特雷弗一定見過。 他們被允許在德雷什戴()降落。太空港坐落於高原中央,看起來就像是金屬的天空 下蜷縮著的一小坨骯髒建築物,費魯斯輕鬆地將飛船在降落平台停穩。 「我能再問一下麼,我勇敢的頭頭?」特雷弗問道,「根據你和那什麼萬的說法,西斯是有著很 厲害的邪惡能力的超級大壞蛋。然後你還準備在他們的獨家根據地加燃料?」 「這描述基本概括了他們星際巡洋艦,」費魯斯微笑著說,「我們不會久留的。」 特雷弗單手擼了一下他的藍色頭髮(在小說中特雷弗的頭髮爲銀色,這裡可能是一個 bug—— 譯者注),「我們已經呆了夠久了。」他嘟噥道。 的確,外面已經有一個帝國官員正在等待。 「你沒有來德雷什戴的許可,僅僅是緊急燃料補充,只能呆在船上。」 「真是熱情的歡迎啊。」特雷弗望著官員的背影說道。 費魯斯不做聲地走了出去,絲毫沒有引起注意,這是個絕地的老把戲了。降落平台和機庫最近 剛剛擴建過,他能看到新的鐵礫岩貼著舊的板塊:一半草率趕工,一半年久失修。機庫里擠滿 了帝國船隻和各種星際巡洋艦,邋遢的飛行員們斜倚在他們的飛船旁,行色匆匆地往來。戰鬥 機器人隨處可見,不過費魯斯懷疑其中大部分都已經不能用了。

費魯斯感覺什麼東西擦過了他的肩膀,但回頭卻空無一物。汗水順著皮膚沿著肩膀流了下去, 1頁 如有你有幫助,請購買玩法攻略,謝謝! 原力黑暗面是如此強大,仿佛空氣中的水汽那樣壓抑著他。費魯斯還記得這樣的感受,還有那 仿若就在耳邊的呢喃。 起初那聲音極其微小,當他發現那並不只是微風的時候,它已然不在周圍響起——它來自內心, 堅決又柔韌,如同溼潤的手指輕撫著他的皮膚。 西斯陰魂在對他耳語星際巡洋艦,強迫他拾起往日的恐懼,還加上了他們自己那份暗黑而沉重的邀請。 你以爲自己已經失去了原力的連結嗎?我們能教你,你會比以往更加強大……你以爲自己已經 失去了一切嗎?我們能爲你尋回那些東西。我們能找回你的一切……你曾經擁有的一切,你迫 切追求的一切……只要到我們中來…… 「費魯斯?你還好吧?」 「沒事。」 這些低語已經夠糟糕的了,而費魯斯這才注意到這個機庫中特殊的回聲效果——是誰造成了這 樣的迴響,降落平台、裝卸碼頭還是低矮的機庫?無論是什麼,這導致聲音的致幻效果好極了: 遠去的腳步聲像是在接近,背後的耳語實則是前方的交談,拐角處嗡嗡著的飛艇永遠不會出現。 正因爲如此,當從後方傳來聲音,而他卻在面前看到這女人時,費魯斯著實吃了一驚。

女人一臉冷漠地掃視著降落平台,隨後披上一件奢華的肖海呢(,一種布料——譯 者注)披風,朝費魯斯的方向走來,她身後還跟著一個高階帝國軍官。 費魯斯裝作隨意地退了一步,拉上兜帽,蓋住臉龐。 「立刻帶我去西斯之谷。」在他們從費魯斯身邊經過時,他聽到她說了這麼一句。 「你認識她?」特雷弗問道。 「她是詹娜·贊·阿伯(Jenna Zan Arbor),複製人戰爭前曾經是全銀河的一級通緝犯。她是個 天才科學家,發明出了能對付大規模殺傷性病毒的疫苗。」 「那挺好的。」 「於是她讓羣衆感染病毒,先任由成百上千的人死去,然後以救世主的形象介入……當然,不 會忘了哄擡藥價的。」 「那挺糟的。」 「你懂的很快嘛。她一直有學習原力的執念,現在恐怕是銀河裡爲數不多的知道帕爾帕廷 ()是個西斯的人之一。我在絕地武士團的最後一個任務里,就是追蹤她到了科里班, 當時她在這兒和一個西斯尊主祕密會面。不知道這次是在做什麼?」 「這事跟我們沒關係,我們要去科洛桑呢,你還記得吧?」 「如果我們

Copyright © 2019 九乐棋牌 版权所有